手机版 | wap站点 | 主页 | 网站首页

歡迎訪問

註冊 登錄
現在時間是:
工作人員查詢:
您的位置: 網友聚焦 >一場冷漠的圍觀:王思聰周鴻禕為何坐視熊貓直播之死?

一場冷漠的圍觀:王思聰周鴻禕為何坐視熊貓直播之死?

更新於 2019-04-12   | 瀏覽次數 514

誰的熊貓直播?從欠薪主播到網站關停,公眾圍觀了這家曾經的明星創業公司一步步走向坍塌,沒有任何人試圖站出來挽救,也沒有絲毫意外和奇迹出現。

此前三年多時間,熊貓直播共獲得了五次融資。除了第一大股東王思聰外,奇虎360通過戰略投資成為熊貓直播第二大股東。王思聰和周鴻禕聯手,有錢有資源,卻放任熊貓直播走上終局。

3月30日,熊貓直播官網發布公告,宣布熊貓直播正式關站。熊貓直播在最後的關站公告中表示,從2015年9月21日內測開始到正式閉站,熊貓直播已經運行1286天。

核心利益方為什麼集體噤聲?樂視、OFO、鎚子這些創業公司的危險時刻,總能看到創始人或者大股東苟延殘喘也要活到最後一刻的努力,而熊貓直播最後的時光卻如此風輕雲淡。

一個驟然消失的風口

融資不暢是熊貓直播關停最直觀的原因,熊貓直播管理層如是說。果真如此嗎?

3月7日晚,熊貓直播創始團隊成員、COO 張菊元發布內部信,確認熊貓直播將關停。其內部信稱,「選擇結束並不是對員工與團隊的否定,而是大勢之下,一個無奈卻最理智的選擇。」

張菊元在內部信中闡述,「從 2017 年 5 月融資后,在長達 22 個月的時間內,熊貓直播沒有任何外部的資金注入,管理層尋找了至少 5 個潛在的投資方,和多種方案,遺憾的是最終沒有解決掉資金的缺口。」

來自熊貓管理層對於熊貓困局的認知是,資金成為壓垮駱駝的最後一根稻草。但是,張菊元並未解釋清楚,為什麼融資方案會一次次失敗?

熊貓直播原本有一個華麗的起點。

2015年,在王思聰微博宣布熊貓直播即將上線兩天後的下午,他發了一條朋友圈,「PandaTV目前接受融資,投資大佬可以隨時約我們了!」2015年11月,熊貓直播完成數百萬元人民幣天使輪融資。

公開資料顯示:熊貓直播上線於2015年10月,其運營主體是台湾熊貓互娛文化有限公司,後者註冊時間為2015年7月,註冊資本約1.55億元,實繳資本為1.02億元,董事長為王思聰,總經理為龍飛。

成立后僅一年,熊貓直播的數據就僅次於虎牙鬥魚等頭部平台,在2016年的「千播大戰」中脫穎而出,成為行業第三,超過了龍珠和老牌直播平台戰旗。資料顯示:2016年初App Store里同時有300多家移動直播App,被稱為「千播大戰」。

風頭無二的熊貓直播又迅速完成兩筆融資。2016年9月完成由樂視網、博派資本、辰海投資、奇虎360等完成的6.5億元A輪融資;2016年11月,奇虎360戰略投資,額度未披露。

A輪融資和戰略融資的完成僅僅時隔兩個月,其實熊貓直播這個融資速度,在直播行業也屢見不鮮。

2015年國慶,金沙江創始人朱嘯虎跟他的投資經理說,要把做移動直播的團隊都見一遍,要跟上這波風口。2015年11月,映客完成七千萬的A輪融資,金沙江領投。12月映客又完成由崑崙萬維領投8000萬元A+輪融資。

在經過2016年的「千播大戰」后,2017年媒體用冰火兩重天來形容直播行業,因為當時沒有哪一個行業像直播這樣,迅速成為風口后迅速跌落,直播行業迎來洗牌,包括光圈直播在內的幾十家直播平台宣布倒閉。

即便如此,整個直播行業並未迎來大洗牌,處於行業第一陣營的直播平台仍在牌桌上。這是因為2017年上半年,虎牙、鬥魚、花椒等各大直播平台都完成了融資。熊貓直播也於2017年5月初和5月底完成了兩輪融資。

2017年5月初,熊貓直播完成A+輪融資,由品今控股、真格基金、博派資本投資,額度未披露;2017年5月底,由興業證券興證資本領投,漢富資本、沃肯資本、光源資本等5家跟投,融資額度為10億元人民幣B輪融資。

短視頻行業的興起,在某種程度上搶走了直播行業的榮光。2016年短視頻在直播的光環下野蠻生長,到了2017年,則被成為短視頻元年,風口效應凸顯,成為資本最關注的領域。

華映資本高級投資經理劉天傑在接受採訪時表示,「直播主要是投平台,而平台的頭部效應很明顯,行業進入洗牌期之後就沒有太多投資標的了;短視頻主要是投內容,持續有新人做出新東西,在市場上能立足,就會持續有人投短視頻。」

2017年,一條完成4000萬美元C輪融資;二更完成1億元B+輪融資。快手拿到了騰訊領投的3.5億美元融資,梨視頻完成了人民網旗下基金的1.67億元Pre-A輪融資,背後金主是紅杉資本、經緯中國、真格基金等投資機構。

進入到2018年,錢荒來襲,2018年是VC行業進行整合的一年。

「第二季度和去年同期相比,融資量跌了80%。」漢能資本創始人陳宏告訴騰訊《深網》,「4月27日頒布的資管新規,銀行不給母基金出資了,母基金也就沒錢投出去了;突然間很多LP不見了,基金就停擺了。」

「地主家也沒有餘糧了」,進入資本行業寒冬。

泰合資本創始合伙人郭如意在2018年明勢資本的年會上表示,「我們先回顧一下上輪資本寒冬,始於2015年7、8月份的股災,結束於2016年底,市場上的錢去哪兒了?結論就是當年的錢都投在頭部項目,如滴滴出行,螞蟻金服、美團等。」

如此看來,熊貓直播在2017年5月融資后,接下來的22個月在融資上顆粒無收,亦是行業常態。在互聯網資本寒冬時期,「老大吃肉、老二喝湯、老三骨頭沒得吃」是最真實寫照。

熊貓直播究竟是如何陷入不可挽救的深淵?

一場事先張揚的失敗

缺錢的確是熊貓直播困境的助推者,但面對融資困境的不僅僅是熊貓直播,ofo,鎚子,樂視,面臨困境時,企業創始人都在全力以赴的尋找種種生的可能,因為他們知道,活下去就有機會。

而像熊貓直播這樣,選擇毫無掙扎死掉,非常少見。

「熊貓直播主站流浪計劃,第一階段開啟。工程師請逐漸斷開與母星連接。注意,請務必保持已連接的服務正常。」3月8日,熊貓直播的官方微博用詼諧的方式與員工、主播、用戶做了最後的告別。

熊貓直播是王思聰創立並第一次擔任CEO的公司。對直播這個賽道,王思聰顯然是敏感的,熊貓直播誕生起航之時,整個直播行業還處於蠻荒期。對於向來不缺關注的王思聰來說,熊貓直播從上線的那一天開始,就佔盡了天時地利人和。

2015年9月5日的英雄聯盟四周年慶典的表演賽中,王思聰隊所有人的ID之前都加了潘達踢威的字樣。當晚,王思聰在微博宣布,「Panda TV」 遊戲直播平台將上線,而他將出任視頻直播平台熊貓TV的CEO。

王思聰的這條微博發布后,就為熊貓直播帶來了流量。當時網站首頁還只有一張圖片,但每天仍有有100多萬的訪問量。「可以說,我既是熊貓TV的首席產品經理,也會是熊貓TV的第一個主播。」王思聰接受「新浪遊戲」採訪時說。

2015年10月20日,熊貓公測,王思聰直播房間號為10000,10001是測試人員, 10003為電競選手「爐石星蘇」。10月21日,熊貓直播上線當天伺服器被擠爆。為了表達歉意,王思聰第二天拿出66部iphone6s,發放給PandaTV的用戶。

熊貓直播甫一上線,接連從鬥魚直播平台簽下幾位頂級流量主播,包括英雄聯盟玩家小智、若風;其次,爐石、魔獸、DOTA等遊戲陣地的知名主播也紛紛入駐;女主播方面則有韓國女團T-ara、尹素婉、周二珂等加入。

而後王思聰利用自己的人脈,拉來了鹿晗、陳赫、林更新、Angelababy等明星頻繁站台。隨後電競選手Zhou、430、PDD等人和王思聰的G1戰隊也簽約落戶。如此大手筆,熊貓直播從2016年的「千播大戰」中脫穎而出,成為行業第三。

眾所周知,熊貓直播是以電競遊戲起家的,但2015年的電競,整個行業都處於蠻荒階段,賽事環境不成熟,很難做大。對熊貓直播來講,轉型是必須的。2016年下半年,熊貓直播開始向泛娛樂直播平台轉型。

熊貓直播戰略轉型的決心是比較堅決的,從熊貓直播的slogan就可以看出——泛娛樂直播平台。

泛娛樂,指的是基於互聯網與移動互聯網的多領域共生,打造明星IP(intellectual property,知識產權)的粉絲經濟,其核心是IP,可以是一個故事、一個角色或者其他任何大量用戶喜愛的事物。

熊貓直播在PCG領域做過嘗試。2016年6月,熊貓直播聯合了芒果娛樂、騰訊視頻上線《Hello!女神》;2016年12月,由王思聰親自參與的《小蔥秀》也正式開播,陣容堪稱豪華,拉上了燦星製作,也與東方衛視大屏聯動。

那一年,王思聰也是傾注了滿滿的熱情到熊貓直播,時不時在微博上給熊貓直播站下隊。

後來的故事大家都知道了,hello女神下架,小蔥秀被封禁,此後熊貓直播在大IP的打造上,給業界能留下印象的非常少。而此後王思聰也沒再發過關於熊貓直播的微博了,相對應的是王思聰在微博上頻繁與IG互動。

2017年和2018年,王思聰對熊貓直播不那麼熱情了。

一場冷漠的圍觀:誰的熊貓直播?

眾所周知,熊貓直播是王思聰創立的。天眼查顯示,熊貓直播股權結構複雜,背後投資方多達19家。

熊貓直播所屬公司為台湾熊貓互娛文化有限公司,大股東為持股40.07%的珺娛文化,王思聰100%持股珺娛文化;以周鴻禕為法人代表的台湾奇虎科技持股熊貓直播19.35%,是第二大股東。

天眼查顯示,2018年11月16日,王思聰的珺娛(湖州)文化曾經向台湾奇智商務諮詢有限公司出質部分股權,獲得1550.45萬元資金。而台湾奇智商務諮詢有限公司的法人曾經就是周鴻禕,后改成了邢文馨,她是周鴻禕的助理。

王思聰究竟轉讓了多少股份?

文章《熊貓直播瀕臨倒閉:王思聰去年質押股份,周鴻禕才是幕後大股東?》里算了一筆賬:如果按出質股權數額1550.45萬元除以公司註冊的資本15504.5212萬元,是將近10%的股權。

如果這10%的股權,王思聰從此不再贖回去,那王思聰的珺娛(湖州)文化持有的股份將是30.07%,而周鴻禕的台湾奇虎科技19.35%加上台湾奇智商務諮詢有限公司的10%,總和為29.35%。只比王思聰的持股少了0.72%的股份。

王思聰出讓了他的股權后,周鴻禕和王思聰的持股份額旗鼓相當,但誰更有話語權,不得而知。但熊貓直播的派系鬥爭則呈現公開化的態勢。

2018年10月,張菊元還宣稱,2019年Q1熊貓直播將宣布從巨頭手中拿到融資,估值超50億元。同時,公司2018年底還將啟動上市,香港、美國交易所都在考慮範圍。但時至今日,這些說法均未兌現。

同一時期,熊貓直播的副總裁庄明浩(庄明浩是由王思聰從經緯中國挖來的,負責融資)告訴媒體的是:目前尚未有一家投資機構確定投資,找融資相對困難。而庄明浩在回答關於熊貓直播是否會出售時,僅說了兩個字,「誰賣?」

通常來講,如果公司高管之間就某事存在分歧,也基本只有管理層知道,很少將這種矛盾外化至媒體層面,如果到了媒體層面,那內部基本也就到了水火不容的局面。

與此同時,熊貓直播的高層也出現變動。有內部人士爆料稱,來自股東360的高管在該公司內部屢屢對其他高管進行排擠,包括王思聰自己帶來的高管,都已邊緣化。庄明浩隨後也離開公司。

近些日,早已離職的庄明浩也在私下裡透露,導致熊貓直播失敗有「很多原因」,對於離職,他曾對媒體說:「盡完了人事,發現天命難違」。

據《獵雲網》報道,年前360曾考慮收購熊貓直播以平賬,但最後時刻王思聰沒有簽字,轉而將自己的花椒股份與周鴻禕進行了置換。早前,有消息稱,與王思聰私交甚好的主播PDD出走熊貓,也疑與360接盤有關。

上個月,王思聰參加了前熊貓主播、前DOTA世界冠軍伍聲的婚禮,並擔任了伴郎,賀禮是輛勞斯萊斯。有消息稱伍聲離開熊貓直播時被欠了工資,他找到王思聰,王思聰建議他去起訴熊貓直播。

時至今日,公眾期待王思聰能說些什麼,但迄今為止,王思聰的微博僅有幾條和遊戲相關。為他帶來盛名和榮光的IG俱樂部,3月31日已宣布入駐鬥魚。

千里之堤毀於蟻穴,遊戲直播行業排第三的熊貓直播的隕落,遲遲未拿到融資成為最直觀的因素,也是外因;但熊貓直播在戰略上的搖擺和管理層內訌或許才是其隕落的最主要內因。

我要評論:

中國經濟在線免責聲明:
1、在本站註冊的會員,必須遵守《互聯網電子公告服務管理規定》,不得在本站發表誹謗他人,侵犯他人隱私,侵犯他人知識產權,傳播病毒,政治言論,商業訊息等信息。
2、在所有在本站發表的文章,本站都具有最終編輯權,並且保留用於印刷或向第三方發表的權利,如果你的資料不齊全,我們將有權不作任何通知使用你在本站發布的作品。 3、在登記過程中,您將選擇註冊名和密碼。註冊名的選擇應遵守法律法規及社會公德。您必須對您的密碼保密,您將對您註冊名和密碼下發生的所有活動承擔責任。
熱線:010-52877375/76 版權所有:《金融周刊》 京ICP備12019285號
版權所有©2014-2015 server_name 技術支持:鐵哥們網路